法律护航
首页 > 法律护航 > 法律护航详情
【诚功原创】青岛地区上市公司家族财富管理与风险提示报告
来源: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

作者: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  孙晓东、秦玉青

本文为作者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青岛地区上市公司家族财富管理与风险提示报告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四十年,国内经济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与此同时,民间创造、积累了大量财富,在这些财富中公司股权占据了非常高的比重,根据《2017胡润财富报告》,中国千万资产高净值庭构成中企业主占55%,亿万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构成中企业主占比75%。而在众多的公司中,上市公司无疑是其中的典范。


四十年后的今天,创一代逐渐步入退休年龄,家族企业的财富管理和传承已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议题。根据中国社科院的统计显示,未来五至十年内将会有多达300万家企业面临保护与传承的挑战。


对此,我们以青岛地区在A股、B股(仅一家)上市的公司为对象,并着重选取民营上市公司进行多维度分析与研究,撰写此报告。本报告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青岛地区上市公司概况,对青岛地区上市公司从整体上进行梳理;第二部分为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家族控制情况,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方式以及现阶段的传承情况进行分析;第三部分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家族财富管理风险提示,该部分在上述两部分的基础上针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家族财富管理与传承的现状作出风险提示以及应对方案。


一、青岛地区上市公司/民营上市公司概况


1、青岛地区上市公司数量以及性质


截止2017年12月31日,青岛地区共有29家上市公司,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国资/民营)分析,国资、集体企业控股的企业有8家,占全部上市公司的27.59%;非国资、非集体企业控股且存在家族或家庭控股的民营上市公司共有21家,占全部上市公司的72.41%。


从数量分析,民营上市公司的数量具有非常大优势,显示出青岛地区民营资本具有较强实力。本报告主要以该21家民营上市公司为样本进行研究,下文中所称的“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民营上市公司”,如无特殊说明,均指该21家公司,而 “全部上市公司”则指青岛地区29家上市公司。




2、青岛地区上市公司上市板块


在青岛地区全部上市公司中,上海主板上市13家,深圳主板上市3家,中小板上市8家,创业板上市5家。


其中,民营上市公司在上海主板7家,在深圳主板1家,在中小板8家,在创业板5家。也就是说民营上市公司在上海、深圳主板占据一半,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均为民营上市公司。




3、青岛地区上市公司注册地分布


从注册地分布看,青岛地区的上市公司分布在市南区、市北区、崂山区、黄岛区、城阳区、高新区、即墨区、胶州市八个地区,李沧区、平度市、莱西市目前没有上市公司。具体来看,崂山区有8家上市公司排首位,往后依次是黄岛区5家、城阳区和即墨区4家、胶州市3家、市南区和市北区2家、高新区1家。


其中,崂山区有6家民营上市公司,城阳区有3家民营上市公司,黄岛区有2家民营上市公司,市南区、市北区各有1家民营上市公司,而即墨区、胶州市、高新区的上市公司均是民营公司。




4、青岛地区上市公司上市时间


从上市时间看,青岛地区上市公司在2000年之前上市的有6家,其中2家为民营上市公司;在2000年至2007年上市的有6家,其中2家为民营上市公司;在2008年至2015年上市的有9家,全部是民营上市公司;在2016年、2017年上市的有8家,也全部是民营上市公司。


通过上述数据可以看出,青岛地区的上市公司在2008年之后大幅增加,其中2016年、2017年上市的公司所占比重更是达到了27.59%;2008年之后上市的都是民营公司。我们可以预见,随着青岛经济的不断发展及注册制的推进,未来青岛地区上市公司数量将会进一步增加,并且仍会以民营上市公司为主。届时,民营上市公司在青岛地区上市公司中的比重将会进一步提高。




5、青岛地区上市公司市值


从整体上看,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和国资上市公司的无明显差距。青岛地区上市公司的总市值约3470亿元,其中国资上市公司市值约2025亿元,占比为58.36%;民营上市公司的市值约1444.9亿元,占比为41.64%。


从个体上看,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的市值和国资上市公司差距较大。国资上市公司中市值最高的是SH:600690青岛海尔(市值约1172亿元),占了整个青岛地区上市公司总市值的33.78%;其次是SH:600600青岛啤酒(市值约478亿元),占了整个青岛地区上市公司总市值的13.78%;其余6家国资上市公司的市值与民营上市公司无明显差距。民营上市公司中市值超过百亿的有5家,市值最高的是SZ:300110华仁药业(市值约155.8亿元)。


由此可见,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与国资上市公司相比,除没有市值特别大的上市公司外,无明显差距,显示出青岛地区民营资本实力较强。




二、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家族控股情况


1、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年龄架构


中国证监会披露的青岛地区21家民营上市公司的33位实际控制人(部分包括夫妇双方、夫妇子女三方)平均年龄为54岁。具体年龄分布情况为:45岁以下的实际控制人有6人,占全部实际控制人的18.18%;45岁(含)到50岁的实际控制人有3人,占比为9.09%;50岁(含)到70岁的实际控制人有24人,占比为72.73%;目前尚未有年龄超过70岁的实际控制人。



在中国证监会披露的信息中,实际控制人年龄最大的是SZ:000416公司的卢先生,以及SH:603798公司的朱先生、朱女士夫妇。SZ:000416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卢先生,1952年11月出生,现年65岁,卢先生通过“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SZ:000416公司22.56%的股份;SH:603798的实际控制人朱先生、朱女士,两人均是1952年出生,现年65岁,朱先生、朱女士通过间接控制的三家公司共同持有SH:603798的76.42%股权,达到绝对控股。实际控制人年龄最小的是SZ: 002871公司的股东范先生。范先生,1988年出生,现年29岁,直接持有SZ: 002871公司3.75%股权,范先生的父亲直接持有SZ: 002871公司65.25%股权。


从家族财富管理和公司传承的角度来看,45岁以下的实际控制人尚处于绿色的安全期,45岁到50岁之间的年龄我们称之为黄色预警阶段,在该阶段的实际控制人可以适当关注公司的传承安排事宜;50岁到70岁之间的年龄段,我们称之为财富管理和传承的红色预警阶段,在该阶段,公司应当着手企业的传承安排或已经在传承安排或已经传承完毕;70岁以上的年龄段,我们称之为财富管理和传承的黑色预警阶段,在该阶段,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大股东应当将传承放在“第一要务”,以免将来发生不必要的纠纷。


2、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传承现状


根据前面数据,目前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中有72.73%的实际控制人处于公司传承的红色预警阶段,公司传承比较紧迫。作为上市公司,公司的顺利传承不仅关乎实际控制人本身的家庭财富传递,更关乎投资人的权益和证券市场的稳定。这里的传承,是指公司实际控制人的直系亲属已经直接或间接控制公司股权、或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在中国证监会公开披露的信息中,青岛民营上市公司中已经开始着手安排传承的公司有4家,占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的19.05%,与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传承红色预警阶段72.73%的差距较大。



在已经安排传承的公司中,以实际控制人身份披露的有3家,他们的下一代在公司中不仅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3.75%-6%的股权,还担任或兼任总裁、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等职务;以股东的间接控制人身份披露的有1家,他们的下一代则不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


3、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配偶持股比例


青岛地区21家民营上市公司中,实际控制人的配偶在公司中持股的有6家,占全部青岛民营上市公司的28.57%,即每四家上市公司就有一家存在夫妻双方共同持股的情况,虽然这比例在现在还不算很高,但在越来越来注重个人财富的今天,夫妻共同持股的情况将会越来越多。




从夫妻共同持股的比例来看,SH: 603798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朱先生、朱女士情况比较特殊。朱女士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70%多的股权、朱先生只持有0.01%的股权,对于朱先生、朱女士之间股权划分的实际情况我们不得而知,但就他们之间持股的比例而言,比例差距太大。


从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的家族化来看,个别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下一代均在公司中持股或担任重要职务,虽持股比例不高,但这对于公司的传承而言,涉及到的不仅仅是一家而是多家。


4、民营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方式


现有的实际控制人控制公司的形式有三种:第一种,是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达到较高的比例——直接持股;第二种,是通过两层或者更多的公司架构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并达到控制公司的目的——间接持股;第三种,是将同时具备以上两种形式——直接持股与间接持股相结合。


青岛地区21家民营上市公司中,实际控制人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有8家,占全部青岛民营上市公司38.1%;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有9家,占比为42.85%;以直接持股与间接持股相结合方式控制公司的有4家,占比为19.05%。 



三、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家族财富风险提示


(一)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移民、加入外籍风险提示


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移民输出国,国籍的变化或是个人行为,但如果改变国籍的事实发生在某个公司的自然人股东身上则会引起不小的法律变化。比如,未上市的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可能会因为股东的国籍变更改变公司的性质,已经上市或正在上市的公司的股东改变国籍可能需要律师出具法律意见书证明该改变的事实不会对上市公司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但是,对已上市公司股票来说,根据我国相关证券法律的规定,外籍人士无法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办理证券开户。因此,对于拟进行股权传承的上市公司来说,移民、入籍需谨慎处理。


青岛地区21家民营上市公司中,未见有实际控制人以及披露的家族成员加入外籍的情况,仅仅SZ:002545公司总经理韩女士具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


(二)上市公司传承风险提示


根据前面数据,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中72.73%的实际控制人现在应着手传承,但目前仅19.05%上市公司显示已开始传承,其余上市公司为何未开始传承我们不得而知,但传承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如果不提前着手企业的传承,在“二代”被动继承(指实际控制人身体出现突发状况或意外事故)公司股权时将会出现许多问题:


1、当“二代”被动继承公司、仓促接过公司的管理权时,受限于“二代”的个人经验、能力水平等情况,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严重后果:比如山西海鑫钢铁,2003年实际控制人李海沧遭遇意外后,其年仅22岁的儿子李兆会中断留学生涯仓促回国接班,但因受限于自身能力以及经营理念等原因,2015年市值近百亿的海鑫钢铁被宣告破产重组,李兆会2017年更是被列入失信名单遭到限制出境。


2、“二代”婚姻对传承的影响,在“二代”被动继承股权时,如果“二代”已经结婚,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二代”所继承的股权将成为夫妻共同财产。如果“二代”未结婚,则其继承的股权为其婚前个人财产,但这并不意味着该部分股权自始至终完全都属于婚前个人财产,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夫妻一方婚前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所以“二代”名下继承的股权在结婚后的增值将成为夫妻共同财产。


因此,不管“二代”是否结婚,在出现被动传承的情况下,一旦出现婚变,便会面临股权分割的危险。


3、当实际控制人有多个同一顺位继承人,在没有提前立遗嘱且继承人被动继承公司的情况下,实际控制人持有的股权将会作为遗产进行分割。届时,实际控制人的股权将会分散,甚至失去实际控制人的地位;


(三)上市公司股东婚变风险提示


我们前面已提到,青岛地区民营上市公司28.57%的实际控制人为夫妻共同持股,也就是有71.43%的实际控制人是单方持股,但这并不意味着这71.43%的实际控制人面临婚变时可以避免巨额财产的分割,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分不同情况来看:对于婚后取得股权,根据我国《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虽然是单方持股,但仍然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对于婚前取得股权,虽然属于一方的个人财产,但根据我们前述分析,婚前财产在婚后增值的部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所以如果婚前公司在婚后上市,因公司上市所带来的巨大溢价还是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一旦面临婚变身价仍可能大幅度缩水。


当然,对于未持股配偶一方而言,其所面临的财富风险要远远大于持股一方,因未持股配偶一方不仅在实体上无法掌控公司股权,无法直接参与公司收益,在信息获取上也存在不对称的情况。这导致了在司法实践中,持股配偶一方为了不分或少分夫妻共同财产,常常会选择转让或赠与股权,这种情况在间接持股中更为突出。


除了上述因婚变导致股权被分割的风险外,实际控制人的婚变消息还可能影响到上市公司股价,比如有中国巴菲特之称的赵丙贤离婚纠纷,在被媒体报道后其实际控制的沃华药业股价两天之内下跌3.6%,当月下跌13.58%,其妻子在微博发布一篇文章后沃华药业股价两天内下跌4.23%。因此对于上市公司的股东来说,离婚已不再是个人的私事,而是关系到公司其他股东、广大散户股民的“公众”大事。


四、上市公司股权结构风险提示


股权结构是公司治理的基础,在家族财富管理领域,股权结构的优劣还可能会影响到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财富规划和传承安排。对于直接持股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来说,如果一旦面临婚变或被动继承,将导致上市公司股权被直接分割,这与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的实际控制人来说,少了一层保护伞。因此搭建合理的股权结构,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控制能力至关重要。


如因家事因素不可避免的要对上市公司股权进行分割,可以考虑采取一致行动协议,在保障各方经济利益的同时能够稳定上市公司控制结构,不会对上市公司的发展带来较大影响。


另外,因种种原因股权代持是目前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对于代持行为,除去代持人的道德和自身债务风险外,对于上市公司发行人来说,如果因为纠纷被暴露存在股权代持行为,根据《新股发行意见》等文件将可能导致严重的行政处罚。


备注:

1、本报告数据来源于中国证监会、巨潮资讯等官方以及权威媒体

2、本报告数据截止于2017年12月31日,实际控制人由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意向书披露

3、本报告部分内容参照上海贾明军律师团队报告